您所在的位置:http://www.qk114.net > 论文 > 会计论文 > 正文

浅谈陶渊明诗歌中的菊花意象

姜夔一生怀才不遇,四处漂泊,他的词作成就颇高,格调清空骚雅。纵观姜词我们会发现其中有多首有关恋情的怀人之作,“白石自定歌曲六卷,共六十六首,而有本事之情词乃得十七八首,若兼其托兴梅柳之作计之,则几占全部歌曲三分之一。此两宋词家所罕见。”姜夔的恋情词不仅数量多,而且艺术质量也属其词中之上品。据夏承焘《姜白石词编年笺校》一书,姜夔青年游历江淮合肥时有过一段情遇,所恋对象大约是妙擅音乐的歌女,姜夔精通音律,遇此知音自是爱恋异常,他们的恋情持续了十余年,由于一些不得已的原因,二人最终分别,姜夔的恋情词即是对这段刻骨铭心情感的追忆。
  姜夔的恋情词以自己的爱情亲历为内容,注重主观情感的抒发,他着重表现了离别后的苦恋相思、痴情厚意,其用情之深、相思之苦、相忆之久通过他的文笔溢流千古。
  一、元宵节的集中描写
  “花满市,月侵衣,少年情事老来悲”(《鹧鸪天·正月十一日观灯》),“鼓声渐远游人散,惆怅归来有月知”(《鹧鸪天·十六夜又出》),在这花灯满市的喜庆之夜,词人为何黯然神伤?作于宋宁宗庆元三年元宵节前后的四首《鹧鸪天》词集中表达了词人对合肥女子的思念。他们最后分别大约是在灯节前后,所以这红莲夜就被烙上了孤独哀伤的印记,我们且看《鹧鸪天·元夕有所梦》:
  肥水东流无尽期,当初不合种相思。梦中未比丹青见,暗里忽惊山鸟啼。
  春未绿,鬓先丝, 人间别久不成悲。谁教岁岁红莲夜,两处沉吟各自知。
   “白石怀念合肥恋人名词,此首最为显露……白石初遇合肥恋人时,约二十余岁,到宋庆元三年作此词,距合肥初遇已有二十来年。”自离别后,相思与悲伤始终与词人相伴,岁月无情地流逝,他的思念没有消解,反而愈加浓厚,于是因思成梦,这首词着重表现了他梦醒后的深沉感慨。
  上片开端以肥水起兴,词人的思念犹如那东流的肥水,绵绵无绝,他的相思如此之苦,于是发出了“当初不合种相思”的感慨,看似悔恨,实则是悲思至极的至情之语。无奈相思已种,唯一可弥补的似乎只有梦中相见,只可惜梦境恍惚,一阵山鸟的啼叫就惊破了这场难得的相会,佳人倩影顷刻间散去,只留下无尽的怅恨,这还不及画中的影像真切分明,图画挂在那里,尚可长久得见,而梦呢?下片“人间别久不成悲”语出新奇,是全词情感的凝聚点,不是不悲,只是这悲伤已沉淀在词人的心灵深处。整首词情调幽暗迷惘,低徊流连,令人回味无穷。
  这一年词人正在都城临安,临安元宵节有预赏灯景的传统,正月十一日晚词人就曾携小女出游,街市已装点一新,月光温和可爱,词人触景生情,“少年情事”触发了“老来悲”慨。到了十五日正式赏灯时词人却不出去了,借口道“却怕春寒自掩扉”,只独自在“芙蓉影暗三更后,卧听邻娃笑语归”(《鹧鸪天·元夕不出》),“为什么元夕不出游?这在‘旧情惟有绛都词’一句中透露出来。所谓‘春寒’也者乃是托词。”就在这晚他做了一个梦,乃有感梦词。或许是不甘心,还想寻见伊人倩影,十六日晚他又出去了,“东风历历红楼下,谁识三生杜牧之”,苦苦追寻却又失望了,“鼓声渐远游人散,惆怅归来有月知”(《鹧鸪天·十六夜又出》)。这四首元夕词集中表现了词人对旧恋人的怀念,感情基调基本一致,但我们还是可以感受到词人微妙的心理变化,出或不出,念与不念,词人在自己意念的矛盾中纠结、挣扎、痛苦着。
  二、醉与梦中的苦苦追寻
  词人大半生都咀嚼着少年情遇的情殇之苦而无法解脱,他的词作也盈满了情殇的无尽泪水。相思无用,词人便向酒中、梦中寻求安慰。“强携酒,小桥宅”(《淡黄柳》),“莺莺娇软,分明又向华胥见”(《踏莎行》)。可是举杯消愁愁更愁,暂时的解脱并不能给词人带来些许安慰,“漂零久,而今何意,醉卧酒垆侧”(《霓裳中序第一》),梦断后词人怅然若失,“梦中无觅处,漫徘徊”(《江梅引》),更大的悲哀,更痛的思念又袭上心头。试看《踏莎行》:
  自沔东来,丁未元日至金陵,江上感梦而作。
  燕燕轻盈,莺莺娇软。分明又向华胥见。夜长争得薄情知,春初早被相思染。
  别后书辞,别时针线。离魂暗逐郎行远。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归去无人管。
  此词构思精巧,感情真挚,这是词人在去往金陵的江上感梦而作的。上片开头以“燕燕”、“莺莺”代指意中人,其体态“轻盈”,声音“娇软”,嫣然可爱,让人有如见其人之感。“分明又向华胥见”,点出乃是写梦中人,虽是梦境,却如此分明,给人一种亲切感,又包含了梦醒后词人怅惘失落的心情。词人因思念对方而形于梦寐,娇嗔与真情交织展现,两人互诉相思情怀,一问一答中直抒胸臆。下片转换角度,借用富有浪漫气息的倩女离魂故事,设想恋人在得知了“我”的行踪后,不远千里“暗逐郎行远”。最后两句甚为奇绝,王国维称“白石之词,余所最爱者,亦仅二语,曰:‘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归去无人管’”,清冷的月光洒向淮南千山,她无人照料,独自飘然而去。这该是多么凄凉、孤苦啊,词人自责又怜惜,此句以冷语表现炽烈的爱情,使恋情词具有了高雅脱俗的韵味,不同凡响。
  三、梅、柳之间的殷切思念
  姜夔词中凡写梅、柳一般都与他的少年情遇有关,叶嘉莹认为“他跟那个女子离别的时候是正月的季节,是梅花盛开的时候,所以,凡是他写梅花的词,像《江梅引》《鬲溪梅令》,都是怀念那个女子的”。词人时刻思念着恋人,正是“人间离别易多时,见梅枝,互相思”(《江梅引》)。柳是诗词中常见的意象,与离愁别绪有着不解之缘,姜夔在合肥的住处也是“唯柳色夹道,依依可怜”(《淡黄柳》),有着云柳一样韵致的女子经常与词人携手梅边赏花吹曲。纵然相恋时光美好而温馨,可离别总会到来,又惹来一场哀愁。试看《浣溪沙》:
  钗燕笼云晚不忺,拟将裙带系郎船。别离滋味又今年。
  杨柳夜寒犹自舞,鸳鸯风急不成眠。些儿闲事莫索牵。

 
本站主营各类论文发表论文发表职称论文发表论文代写代发表服务!
加盟 加盟陈主编:QQ:22848269 咨询电话 垂询电话:13541216041 邮箱投诉邮箱:[email protected]
QQ客户 客服杨老师:QQ:61771950 咨询电话 垂询热线:02880885761 邮箱 咨询邮箱:[email protected]
QQ咨询 客服邓老师:QQ:61771951 咨询电话 垂询热线:02880885762 邮箱导咨询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地址 联系地址: 四川大学望江校区 成都市一环路南一段24号 邮编: 610065
常年法律顾问支持:四川川达律师事务所 信息产业部备案:蜀ICP备08008442号
专业,诚信,快捷,权威的论文发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