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http://www.qk114.net > 论文 > 文学论文 > 正文

宿命与救赎

  摘要:死亡是谭恩美长篇小说中的主要意象,对死亡的理解是其小说中沟通人与人之间关系的重要桥梁。从中国佛教思想来看,死亡是一种宿命;而从西方基督教思想来看,死亡是一种救赎。在《接骨师之女》中,借助母女的冲突和和解过程中死亡意象的描述,谭恩美将两种宗教文化思想中的死亡观融合在一起探讨人性中的善与恶,显示了她对中西方文化的理解和接纳,彰显了她在东西方文化交流中的巨大价值。 

  关键词:死亡意象;《接骨师之女》;宿命;救赎;文化交流
中图分类号:I247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
16721101(2017)03008404
Abstract: Death is the significant image in Amy Tan’s novels, and the understanding of death is the important bridge connecting different figures in her novels. Death is a destiny in Chinese religious thinking, and a salvation in Christianity. In describing the process of conflict and reconciliation between mother and daughter in the novel The Bonesetter’s Daughter, Amy Tan explores good and evil hidden in human nature on the basis of the view of death with the combination of western and Chinese religious thinking, which fully proves her understanding and acceptance of Chinese and western cultures as well as her great contribution to the cultural communication between the East and the West.
Key words:Death images; The Bonesetter’s Daughter; Fate; Salvation; Cultural communication
自古,死亡是中外哲學和宗教领域永恒的主题,也是文学创作领域中的重要关注点。死亡也是美国华裔作家谭恩美五部长篇小说无一例外都着力描述的意象,《接骨师之女》被誉为“她几本书中最好的作品”[1],对死亡意象的描写更颇具张力。在这部小说中,露丝充当“通灵者”的角色,主要描写和塑造了三代女人——外祖母宝姨、母亲茹灵和女儿如意(露丝)复杂而细腻的情感关系。在小说叙述中,她以时空交错的手法,借人鬼互说的方式,勾勒了家庭成员、社会关系的各种人伦风景,展示了东西方文化和思想的冲突和融合。
目前学界对谭恩美的评论大致可分为两大类,一是把她纳入美国华裔(族裔)文学的重要力量进行跨文化考察;二是用女性主义、东方主义、叙述特色、伦理文化等对她的作品进行具体的个案研究。死亡意象是谭恩美小说的主要主题,引起了不少学者的关注,他们认为死亡主题是揭示女性悲惨命运的有效手段,是愚昧而神秘的东方文化的集中体现,是强权政治下弱势文化的一种书写,但较少研究者从宗教的角度去探讨谭恩美小说中死亡意象的作用。本文以《接骨师之女》为例,结合谭恩美的生平经历,试图探索中西方宗教思想对作者死亡意象艺术处理的影响,并探讨作家死亡观的形成背景和在作品中的折射作用,更好地理解作家在促进东西方文化交流中的桥梁作用。
一、中西宗教交融的死亡意象
死亡意象不仅仅是狭义上生命的终结,更包括和死亡相关的一系列意象,如魂灵、通灵者、人鬼互说等[2]。死亡意象是美国华裔作家,特别是汤婷婷和谭恩美,或详或略加以运用的意象。从《女勇士》中的群鬼乱舞,到《接骨师之女》的魂灵沟通,再到《百种隐秘感觉》中人与鬼的对话,鬼魂以及相关的死亡意象,在推动故事情节发展和展现作家写作意图方面都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华裔作家栖居美国,深受西方基督教文化的影响,但创作时又融入了特有的中国传统文化思想,因此在死亡意象的运用上,更多体现的是一种中西宗教的交融和汇通。中西宗教混合背景下的死亡意象既包括作者对中国佛教等宗教思想的理解,也暗含基督教思想的浸润,呈现出一种宿命与救赎并重的色彩,认为人的死亡本质上难逃因果报应的循环,却希冀通过理解和宽容达到精神上的救赎。在《接骨师之女》这部小说中,带有中西宗教交融特色的死亡意象是推动母女关系发展演化的一个重要因素,两对母女(露丝和茹灵、茹灵与宝姨)之间的冲突、对抗和和解都是与此分不开的。
成长在中国的母亲茹灵与出生在美国的女儿露丝关系一向紧张,她们的矛盾在茹灵频繁地以死来威胁、对魂灵的敬畏和依赖中不断升级。露丝年轻时以激烈的行为反抗母亲的管教和威胁:她在日记里表达自己对母亲的强烈不满和憎恨,这也让偷看日记的茹灵差点自杀;滑梯事件升级了两人的矛盾,母女关系陷入无法缓和的状态。当茹灵日益老去,她的老年健忘症让露丝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这时,露丝读到了茹灵早年写下的回忆录,了解了母亲的坎坷身世以及外祖母宝姨的悲惨命运。露丝重新认识了母亲,最后和母亲和解。
小说中这对母女的关系通过自杀和死亡层层演化,而另一对母女宝姨和茹灵所有交织的爱恨也是在宝姨自杀后才得到化解:茹灵通过宝姨留下的信件了解母亲的身世,在生活中通过露丝这个通灵者和宝姨鬼魂进行对话,对死去的母亲产生了一种精神上的依赖和顺服。而露丝也对这个外婆有了全新的理解,小说的末尾写到:“露丝和外祖母肩并肩地开始写作,文字自然地流淌。她们变成了同一个人。”[3]238通过鬼魂,借助茹灵通灵者的作用,谭恩美完成了这种打通时空和阴阳的死亡书写,将母女关系推进到相对融洽而和睦的关系。小说中她对死亡意象的运用,不难发现她对死亡的理解,既有来自中国宗教思想的影响,也有西方基督教文化的底子。
二、死亡即宿命—中国佛教思想的影响
小说中宝姨的形象是露丝在茹灵的回忆录和平时的生活点滴中勾勒出来的,印象深刻的是她的两次自杀:生长在接骨世家,独立而刚烈,得知未婚夫和父亲的死都和张老板有关时,她选择了自杀;她把唯一的希望都寄托在女儿茹灵,茹灵却一心想嫁给她仇人张老板的儿子,宝姨阻拦不成,只好用死来抗争。宝姨死后,婚约解除了,正如宝姨信上所说,父辈的毒咒也缠上了茹灵,缠上了杨家,杨家店铺被烧,家道开始没落。
而茹灵自小也耳濡目染各种关于生死和鬼魂的传说和故事——老奶奶口中梦中的“沪森”,以及村民口中 “穷途末路”是“阴曹地府”的说法,让她心生恐惧,有了对死亡的认知。宝姨的自杀,让她对死亡产生恐惧;在育婴堂,她也目睹了战争带来的死亡,她第一任丈夫的死亡更是让她深信她命数里逃离不开祖先的诅咒,是一种因果报应。因为宝姨的父亲——死去的接骨师大夫曾托梦给宝姨,说:
 
本站主营各类论文发表论文发表职称论文发表论文代写代发表服务!
加盟 加盟陈主编:QQ:22848269 咨询电话 垂询电话:13541216041 邮箱投诉邮箱:[email protected]
QQ客户 客服杨老师:QQ:61771950 咨询电话 垂询热线:02880885761 邮箱 咨询邮箱:[email protected]
QQ咨询 客服邓老师:QQ:61771951 咨询电话 垂询热线:02880885762 邮箱导咨询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地址 联系地址: 四川大学望江校区 成都市一环路南一段24号 邮编: 610065
常年法律顾问支持:四川川达律师事务所 信息产业部备案:蜀ICP备08008442号
专业,诚信,快捷,权威的论文发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