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http://www.qk114.net > 论文 > 文学论文 > 正文

走不出的牢笼: 从时间和空间角度解读《献给艾米丽的玫瑰》

   摘 要:威廉·福克纳是美国南方文学杰出的作家,他的作品大多数都反映当时美国的社会和生活,《献给艾米丽的玫瑰》是他的一篇经典短篇小说。笔者尝试从时间和空间视角,解读小说中女主人公艾米丽的“牢笼”生活,从而揭示这坚实的“牢笼”如何导致她悲剧的人生。 

  关键词:牢笼 时间和空间 《献给艾米丽的玫瑰》
威廉·福克纳是美国20世纪一位伟大的作家,南方文艺复兴的代表,凭借其对美国文学史的影响以及对当代美国小说所做出的杰出贡献,获得了1949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他的大数作品均以约克纳帕塔法县为故事背景创作出一系列的长、中、短篇小说,并使之形成独树一帜的“约克纳帕塔法世系”。这些小说主要讲述了19世纪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在县杰弗逊镇及其郊区,关于不同社会阶层的若干家族的几代人的故事。这位小说大师一生都在探索小说的写作手法,并且不受时空限制,不断完善、创新,因而他的小说在时间与空间的处理技术上更加炉火纯靑。
具有代表性的短篇小说《献给艾米丽的玫瑰》,讲述了发生在杰弗逊镇上的一个悲剧爱情故事。故事发生在美国内战之后,社会躁动,经济萧条,家族败落,人们精神颓废,思想遭受禁锢。女主人公艾米丽出生于南方的一个传统贵族世家,在等级思想、社会文化制度和个人意识的压制下,她用砒霜毒死自己的爱人,并与其尸骨共眠四十多年。在小说中,福克纳巧妙地运用意识流创作手法,打破时空限制,多角度,多层次地艺术性地展现女主人公的“牢笼”生活。笔者试从时间和空间角度对小说进行分析,深入解读艾米丽一生的“牢笼”,并揭示这坚实的“牢笼”如何导致她悲剧的人生。
一、《献给艾米丽的玫瑰》中的时间——时间牢笼
法国哲学家亨利·柏格森对美国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提出的“感觉中的现在”概念及现象进行了研究,提出时间的两个概念——“空间时间”和“心理时间”。“空间时间”的另一个说法为“客观时间”,是用 “过去、现在、将来”的概念来了解时间;所谓“心理时间”,亦称“主观时间”,是各个时刻相互渗透、表示强度的质量概念[1]。同时,时间也可以表征空间,也就说时间具有空间意义。不得不承认,亨利·柏格森的时间哲学对现代文学具有重要的影响。在《献给艾米丽的玫瑰》中,福克纳笔下的时间,既有客观时间,也有主观时间,它们共同织就了一个时间牢笼,使得女主人深陷其中。
(一)客观时间
客观时间,也称为自然时间,小说中表现为作者的叙述时间和故事发展时间,都展现出“牢笼”的特点。福克纳的叙述时间:艾米丽的葬礼——拒绝缴税——气味事件——父亲去世——与荷马恋爱——堂姐来访——购买毒药——教授绘画课——艾米丽的葬礼。以艾米丽的葬礼为开端,并结束于她的葬礼,期间跨度为零,形成一个封闭的循环。作者无疑是为女主人特意编织了一个时间牢笼,使其一直循环,暗示她永远也无法走出。从故事的发展时间来看,故事发展的大时间是在美国南北战争之后,南方种植园经济衰落,北方资本主义逐渐兴起时期。在这个大时期里,仍然充满着种族主义、父权主义、清教思想以及拜金主义。作为南方贵族后裔的女主人公,共活了74年,其中在与“父亲”共度的30多年中,饱受父权主义的压迫,并被剥夺追求爱情的权利;其后在与荷马恋爱的短暂时光中,也遭受清教思想和贵族风气的迫害。最后,在遭受社会谴责、思想桎梏、人性压抑、欲望毁灭之后,毒死恋人并与其尸骨共眠40多年。
女主人活着的这74年,无疑都是客观时间。然而,她到头来并没有获得爱,更没有机会享受爱情的幸福。时间是一个牢笼,将她禁锢在那个大时期,没有机会憧憬未来,最后成为历史的“纪念碑”。待在“牢笼”里的人有两类,一种是意识到牢笼的存在,另一种认为它不存在。而艾米丽就属于后者,所以她一生也没逃离“牢笼”。
(二)主观时间
主观时间,也称为心理时间。“人们越是进入意识的深处,‘心理时间’的概念就越适应;人们只有按照这种时间观,才能把过去的印象和现实的印象交融重叠,打破“过去—现在—未来”的固定时序和模式,使人的时间观念在心理上实现一种新的组合。”[1]在《献给艾米丽的玫瑰》中,艾米丽对时间的体验和感知是静止的。她拒绝任何变化,任何变化对她来说都意味着损失,意味着贵族特权的丧失[2]。静止的心理时间凝固成一个牢笼,牢牢地困住了艾米丽。
主要表现在:艾米丽在父亲死后,拒绝给他下葬,并告诉人们她的父亲并没死;当她毒死荷马后,仿若他沒死一样,并与他的尸骨共眠40多年;当新一代政府上门催税时,她拒绝缴税,说这是沙多里斯给她的特权,殊不知他已死去近十年了。正如在小说里描述的那样:“他们把按数学级数向前推进的时间搅乱了。这是老年人常有的情形。在他们看来,过去的岁月不是一条越来越窄的路,而是一片广袤的连冬天也对它无所影响的大草地,只是近十年来才像窄小的瓶口一样,把他们同过去隔断了”[3](王守仁,51)。小镇人们是按“数学等级”流动的客观时间,有过去,有现在,有将来;而艾米丽“一片广袤的连冬天也对它无所影响的大草地”的时间,是静止的,过去、现在、将来都融为一体了。即便她身上那条细细的金链表滴嗒作响,她还是静静的,若无其事。
艾米丽就这样沉浸在静止的时间里,享受着父亲的“呵护”,守护着自己的贵族特权,保卫着自己所谓的爱情,用自己静止的心理时间来对抗变化的客观时间。最终,她还是失败了,时间将她凝固,永远被囚禁于时间的牢笼里。
二、《献给艾米丽的玫瑰》中的空间——空间牢笼
20世纪后半期,西方理论界出现了“空间转向”,空间意义更加多维、复杂。文学批评家不再只聚焦于传统的时间范畴,也转向多维意义的的空间解读,其中社会、文化、心理意义尤为明显。“空间”已广泛地被非地理学领域隐喻使用,形成人文和社会科学的广泛“空间转向”[4]。在《献给艾米丽的玫瑰》中,女主人公成长于南方传统文化盛行的杰弗逊小镇,一生居住在她的“豪宅”,与世隔绝,缺乏心理的交流与关爱,她将自己禁锢在狭小的空间“牢笼”里,拒绝变化。福克纳巧妙地将空间建构于小说中,并展示出大量的空间概念:有古老的杰弗逊小镇——社会空间,格里尔生家族“豪宅”——物理空间,自我封闭的艾米丽——心理空间,揭示了女主人公生活困境的隐喻[5]。
 
本站主营各类论文发表论文发表职称论文发表论文代写代发表服务!
加盟 加盟陈主编:QQ:22848269 咨询电话 垂询电话:13541216041 邮箱投诉邮箱:[email protected]
QQ客户 客服杨老师:QQ:61771950 咨询电话 垂询热线:02880885761 邮箱 咨询邮箱:[email protected]
QQ咨询 客服邓老师:QQ:61771951 咨询电话 垂询热线:02880885762 邮箱导咨询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地址 联系地址: 四川大学望江校区 成都市一环路南一段24号 邮编: 610065
常年法律顾问支持:四川川达律师事务所 信息产业部备案:蜀ICP备08008442号
专业,诚信,快捷,权威的论文发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