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http://www.qk114.net > 论文 > 文学论文 > 正文

邹元标都匀证道及其前后思想衍变

  摘 要:邹元标是江右王门重要代表人物之一,在其一生学思历程中,谪戍贵州都匀卫是其学术转折的关键枢纽,时人甚至将他与王阳明“龙场悟道”等量齐观。在谪戍都匀之前,邹元标主张“此心无愧”的思想,性格呈显为“清狂”与“气节”;在此之后,则主张“自信自得”、“知性尽心”和万物一体的“大人之学”,性格转向“方严”与“冲粹”。谪戍都匀期间,邹元标证悟良知心体,建立独具个人特色的思想体系,学术和政治思想跃入一个全新境界,成为第三代王门弟子的著名领袖。 

  关键词:邹元标 都匀证道 自信自得 万物一体
中图分类号:B24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0-8705(2017)04-35-49
邹元标(1551-1624),字尔瞻,号南皋,江西吉水人。万历五年(1577)中进士,因反对张居正“夺情”,被廷杖八十,谪戍贵州都匀六年,在匀期间,邹元标培养出以陈尚象、余显凤、吴铤等为代表的弟子群体,使都匀成为“黔中王门”五大重镇之一1。晚年居家讲学近三十年,卒谥忠介。邹元标师承胡直,胡直师承欧阳德与罗洪先,故元标为王阳明三传弟子,是江右王门重要代表人物且与黔中王门渊源深厚。邹元标学术事功备受当时及后人推重,晚明文坛领袖袁宏道云:“今海内名公卿,有举其地而知者,有举其氏而知者,唯吉水邹公,识与不识皆称之曰南皋先生,非但不名也且不氏。”2《明史·赵南星传》称:“南星里居,名益高,与邹元标、顾宪成,海内拟之‘三君’。”3赵南星与顾宪成均为名动一时的东林党魁,邹元标与此二人并肩,可见地位之显赫。清儒赵吉士以为:“有明理学之传,莫盛于江右,能维持名教、以道事君而身任天下之重者,在江右莫若邹忠介元标。”4众口交誉,一片赞辞。在阳明后学广众稠人之中,邹元标当占有重要地位,为当时天下王门重要领袖之一。
一、引子:尔瞻之学定于都匀
邹元标心学思想的基本内涵是什么?在阳明后学中又达到何等程度?历来颇有深刻之议论。曾受邹元标提携与影响过的刘宗周认为:“先生目击人心世道之变,其纷纷多构者,尽起于有我。而其尔我相形者,总一片杀机用事。于焉反求性命之原,洞观鬼神之状。去智故,忘形骸,浑然以天地万物为一体,而归于生生,听天下自消自息。”1而刘宗周弟子黄宗羲认为:“先生之学,以识心体为入手,以行恕于人伦事物之间,与愚夫愚妇同体为功夫,以不起意、空空为极致。”2邹元标亲传弟子李邦华则认为:“其学以透性为宗,而以生生不息为用,以一扫葛藤、直穷无始为归,而以规圆矩方、慥慥皜皜为鹄,显微动静融为一致,内外体用会为一原。”3以上三人对邹元标思想的观察略有不同,但都推崇其以彻悟心性本体为宗旨,以在现实人伦世界中磨勘锤炼为功夫,以与天地万物一体为境界,广大纯粹,圆融通透。此外,四库馆臣亦言:“其学亦阳明支派而规矩准绳持之甚严,不堕二王流弊。”4显然,在晚明阳明后学中,邹元标工夫笃实,境界圆熟,实为阳明正宗而巍然自立。
邹元标思想之形成是一个逐渐转进升华的过程,其中一大紧要关头即为谪戍都匀卫六年之磨砺,使其学思体悟与思想境界均达到关键性突破,诚如他自己曾言:“忆昔年自贵竹茹艰履辛,百死一生,自谓于学有进。”5《明史·邹元标传》亦云:“卫在万山中,夷僚与居,元标处之怡然,益究心理学,学以大进。”6应朝卿将邹元标与王阳明进行了对比,指出:“文成王公理学勋业,跻俎豆而炳旂常,说者以为得之。龙场之困谪,黔人故尸祝文成而存其文,蔚为一方珍。云中者,夫非公之龙场乎?”7邹元标同门郭子章则直言道:“阳明之学成于龙场,尔瞻之学定于都匀。”8可见,无论个人自述还是外人观察,都匀对于邹元标学思的意义一如龙场对于王阳明的意义,两人均在人生的紧要关头赫然透悟良知心体,打通长久以来的困惑阻碍,思想发生质的飞跃与升华,人生从此转入高明通透的境界。考察邹元标谪戍都匀及其前后经历,彰显其生命实践与思想感悟之间的微妙互动,当有助于把握其思想核心环节的变化,从而进一步全面认识其思想体系的内涵与特点。
鉴于邹元标对贵州心学传播的重要影响,学界一直重视邹元标谪戍都匀及其与黔中王门关系问题的研究。据不完全统计,到目前为止,其成果主要有:黄万机《客籍文人与贵州文化》9一书,较早介绍了邹元标讲学都匀并与黔中学者孙应鳌和李渭交往的情况。刘宗碧《贵州的王门后学》10一文,论述邹元标在都匀讲授阳明心学以及与黔中王门弟子孙应鳌、李渭的交往经历。张羽琼《贵州古代教育史》一书,有专门论述邹元标在都匀兴学的盛况,特别表彰邹元标对都匀教育发展的贡献。张明《贵州阳明学派思想流变初探》11和《王阳明与黔中王学》12两文,提出黔中王门“五大重镇”的概念,进而表彰邹元标开创的都匀王门重镇对黔南民族地区文化发展起到的重要作用。罗宗强《明代后期士人心态研究》13一书,提出邹元标少年时候思想倾向程朱,直到贬谪贵州期间,对阳明学说进行深刻领悟后,才转向阳明心学。厐思纯《明清六百年入黔官员》14一书,也赞扬邹元标兴学黔南的巨大贡献,并叙述邹元标与黔南弟子陈尚象等师生之间的深厚情谊。张新民先生在《贵州:传统学术思想世界的重访》15一书中,具体论述邹元标与黔中王门的关系以及对黔中心学的推动作用。张新民先生还在另一篇文章中指出:“如果說王阳明是黔中王门的主帅,则不妨将邹元标视为后起的殿军,虽然前者更是明代整个心学学统的宗主,后者同时亦为江右王门的中坚。黔省地方文物风气之彬彬然兴起,多受斯二人思想行为示范之沾溉。”1以上论著为我们了解邹元标在都匀的讲学以及与黔中王门的关系作了很好的铺垫。本文在前人研究基础上,进一步讨论邹元标在都匀体悟良知心体的体验及其前后思想之衍变对比,希望对促进阳明后学研究(特别是黔中王门与江右王门之关系)有所裨益。
二、早年为学与性格之“刚决”
邹元标自幼生长在一个私塾教师家庭,受父亲邹潮的指导而研习儒学经典,九岁即能通五经,可谓打下了坚实的学问基础。对于明代开国以来诸儒,邹元标起初好读薛瑄《读书录》,自谓“某髫年即知慕用先生,每读兹录,如天鉴在兹,如神明临汝,栗栗乎,神为之加悚,心为之加清,惰为之加谨,间有所窥,期师先生万一。”2但不久因书散于火而作罢,遂转而“泛滥于他家,竟无所得,谭及先生,辄不敢措一辞。”3邹元标所谓泛滥他家,一是出于“少好学,幽居扃户,集程王六子语以自勖”4,二是由于其父邹潮“至于里中诸先达则最慕重罗文庄公,而往哲所论著则潜心《朱子晚年定论》及《传习录》诸书。”5于是,初步接触了阳明学,但他念念不忘的还是薛瑄,于阳明并未深契。“实嗜文清所为读书录也者,故日必有录,然于先生学未尝置念也。”6要言之,在进学第一阶段,邹元标是疑阳明而信薛文清(瑄)。
 
本站主营各类论文发表论文发表职称论文发表论文代写代发表服务!
加盟 加盟陈主编:QQ:22848269 咨询电话 垂询电话:13541216041 邮箱投诉邮箱:[email protected]
QQ客户 客服杨老师:QQ:61771950 咨询电话 垂询热线:02880885761 邮箱 咨询邮箱:[email protected]
QQ咨询 客服邓老师:QQ:61771951 咨询电话 垂询热线:02880885762 邮箱导咨询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地址 联系地址: 四川大学望江校区 成都市一环路南一段24号 邮编: 610065
常年法律顾问支持:四川川达律师事务所 信息产业部备案:蜀ICP备08008442号
专业,诚信,快捷,权威的论文发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