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http://www.qk114.net > 论文 > 政治论文 > 正文

社会—历史批评视角下的《雷雨》悲剧本质论

   摘要:运用社会-历史批评方法,从作者、文本、读者三个维度对曹禺经典悲剧《雷雨》进行探讨,可明晰其悲剧本质。剧作家的悲剧意识是悲剧存在的前提,而悲剧意识则需要通过文本中的悲剧冲突加以表现,并最终与读者和观众体验到的悲剧快感相结合,以实现悲剧的终极目的和真正价值。悲剧的本质特点在于悲剧意识、悲剧冲突、悲剧快感的统一。 

  关键词:《雷雨》;社会-历史批评;悲剧意识;悲剧冲突;悲剧快感
中图分类号:I207.34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1-862X(2017)05-0161-005
发端于亚里士多德模仿说的社会—历史批评是当今批评类型中历史最悠久、影响最大的方法体系,同时也是在不断发展中、仍有强大生命力的方法体系。它侧重研究文学作品与社会生活的关系,重视作家的思想倾向和文学作品的社会功能,既有深厚的理论价值,又有很强的可操作性。正如韦勒克和沃伦在《文学理论》一书中所说:“总之,文学无论如何都脱离不了下面三方面的问题:作家的社会学、作品本身的社会内容以及文学对社会的影响等。”[1]102换言之,社会—历史批评尝试从作者、作品、读者三方面探讨一部文学作品。
诞生于1934年的曹禺成名作《雷雨》无疑是中国戏剧史上的一座丰碑,将中国悲剧艺术推向新的高峰。八十余年来,对《雷雨》的认知已经达到相当的高度和深度,有关该剧的评论和研究文字数量百倍于原著。但需要指出的是,《雷雨》展现了一个异常丰富的世界,对它的任何一种新的阐释,只是提供一个不同的审视角度,不可能是穷尽。因此,本文拟从社会-历史批评入手,从作者的悲剧意识、文本的悲剧冲突、读者和观众的悲剧快感三个方面对《雷雨》作一评析,探讨悲剧的本质特点。
一、悲剧意识:悲剧存在的前提
悲剧意识或强或弱深藏在每个人心里,有时因某种生活经历而被激发。当年,波斯帝国泽尔士一世(519—465 B.C.)看见漫山遍野分布着他的千军万马,不禁潸然泪下,悲从中来,他说:“想到人生的短暂,我突然产生了一种怜悯感。一百年过去后,在场的所有人将不会有一个活在这世上。”他得到了如此的回答:“可是更悲惨的是,虽然人生苦短,但不管在这儿还是在别的地方,我们都不止一次而是多次产生这样的念头:活着不如死去。”[2]显然,悲剧意識表达了一种对人生的态度,一种居安思危的意识,它的根本特点在于它提出了人必须面对的首要问题,即存在的问题,它把人看作是一个追寻者,孤独地、无助地在人生之路上艰难跋涉。视探索人生奥秘为己任的悲剧,充满了这样的意识。无论在西方还是在中国,正是悲剧意识才能成为悲剧存在的前提,也正是悲剧意识才使曹禺年仅二十三岁就创作出惊天动地的《雷雨》。
曹禺出生在一个没落的封建官僚家庭,天性敏感、细腻、忧郁,“好像生来就是一粒苦闷的种子”。[3]1父亲怀才不遇,40多岁便赋闲在家,从早到晚,靠抽鸦片烟打发日子,麻醉自己,他“发脾气,骂大街,摔东西,打下人,似乎什么他都看不顺眼,他内心苦闷极了”。[3]7剧作家19岁时,父亲便撒手人寰。曹禺父亲先后有过三位妻子,第一位妻子生了两个孩子,但这两个兄姐很年轻便离开人世,特别是姐姐家瑛,美丽、善良,却不幸遭遇痛苦的婚姻,“那么一个心地美好的姐姐,硬是被折磨被摧残得死去”[3]124;第二个妻子即是曹禺的生母,“我的母亲生我之后第三天便故去了,得的是产褥热,那是不治之症”[4]3。虽然父亲娶的第三任妻子是剧作家生母的孪生姐妹,对曹禺视如己出,非常疼爱,但生母的死却给他的童年带来难以弥合的精神创伤:“我少年时候,生活上一点不苦,但感情上是寂寞的,甚至非常痛苦的,没有母亲,没有亲戚,身边没有一个可以交流的人,家里是一口死井,实在是闷得不得了。”[4]5至亲相继离世,让曹禺目睹了世态炎凉、人间百态:“在我个人光怪陆离的境遇中,我看见过、听到过多少使我思考的人物和世态。”[3]157对人生悲剧性的感受和体验就这样慢慢积累。难能可贵的是剧作家抛弃了小我,站在一个高度来审视人类普遍的命运并成功地把个人的悲哀和苦闷转化成深刻的悲剧意识。对他而言,宇宙一方面提供了生命存在的场所及生命发展的可能;另一方面,宇宙也在无情地压迫并摧毁着生命。同样,人作为宇宙中的一分子,敬畏它强大的存在;同时人也竭尽所能冲破阻碍以获取完全的自由和独立——这既是生命的辉煌与庄严,也是生命的无助与悲哀。这样的悲剧意识让曹禺体会到人类生活在一种摆脱不掉的悲剧性生存情境中,无论如何努力都挣脱不了悲剧的结局;这样的悲剧意识让《雷雨》超越了时空,成为不朽:“与《雷雨》俱来的情绪,蕴成我对宇宙间许多神秘的事物一种不可言喻的憧憬。《雷雨》可以说是我的‘蛮性的遗留’。我如原始的祖先们,对那些不可理解的现象,睁大了惊奇的眼。我不能断定《雷雨》的推动是由于神鬼,起于命运或源于哪种显明的力量。情感上,《雷雨》所象征的,对我是一种神秘的吸引,一种抓牢我心灵的魔。”[4]51这“情绪”、这“憧憬”、这“蛮性的遗留”恰是构成剧作家悲剧意识的核心部分。因此,在《雷雨》中,悲剧意识的种种表现形式——强烈的神秘感和宿命感、循环和重复、难以言表的悖论等等——由两个家庭八个人物的刻划、精彩的对话以及剧中的浓重悲剧氛围得以体现。《雷雨》持续的时间只有一天,但过去的经历通过人物对话一点点展现在我们面前,现在和未来正从过去向我们走来。剧中人物试图摆脱不幸的命运却发现自己沉入了无底的深渊,他们悔恨自己的所作所为却不知不觉地犯下更大的错误:他们挣扎在命运的罗网中,无路可逃。我们读到侍萍的无奈:“我侍候你,我的孩子再侍候你生的少爷们,这是我的报应,我的报应。 ”[5]208我们读到蘩漪的痛苦:“你父亲对不起我,他用同样的手段把我骗到你们家来,我逃不开,生了冲儿。十几年来就你刚才一样的凶横,把我渐渐磨成了石头样的死人。”[5]150即使单纯如周冲,和剧中其他人物一样,他最终也被黑暗吞噬。《雷雨》告诉我们一个基本事实:人被困于一个他没有能力反抗的宇宙中。然而,年轻的曹禺并没有止步于此,他不单单再现了“残忍”、“残酷”、“恐惧”,他更写出了“渺茫的梦”、“火炽的热情”、“强悍的心”:悲剧原是悖论性的存在。如此,《雷雨》这部悲剧,来源于剧作家的悲剧经历和体验以及由此升华而成的悲剧意识,而悲剧意识则需要通过文本中的悲剧冲突加以表现,这是悲剧的内涵,也是我们下面要讨论的内容。
 
本站主营各类论文发表论文发表职称论文发表论文代写代发表服务!
加盟 加盟陈主编:QQ:22848269 咨询电话 垂询电话:13541216041 邮箱投诉邮箱:[email protected]
QQ客户 客服杨老师:QQ:61771950 咨询电话 垂询热线:02880885761 邮箱 咨询邮箱:[email protected]
QQ咨询 客服邓老师:QQ:61771951 咨询电话 垂询热线:02880885762 邮箱导咨询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地址 联系地址: 四川大学望江校区 成都市一环路南一段24号 邮编: 610065
常年法律顾问支持:四川川达律师事务所 信息产业部备案:蜀ICP备08008442号
专业,诚信,快捷,权威的论文发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