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http://www.qk114.net > 论文 > 政治论文 > 正文

论北岛诗歌的悲剧美

   摘要:北岛是中国新时期“朦胧诗”的领军人物,其诗歌创作分为国内时期和1989年后海外时期两个阶段。以悲剧美为关键词,可从悲剧美的呈现、悲剧美的形成机制、悲剧美的文化动因三个方面考察北岛诗歌。北岛诗歌的悲剧美兼具中西文化的审美意蕴,对探索文学中“人”的命题具有深远的诗学意义。 

  关键词:北岛诗歌;悲剧美;呈现方式;形成机制;文化动因
中图分类号:I207.22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1-862X(2017)05-0166-005
北岛作为中国新时期“朦胧诗”的领军人物,曾多次被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的候选人。无论是上世纪70年代在食指影响下的“个人化”诗歌创作,抑或1978年10月创办地下油印刊物《今天》而引起的“三个崛起”的诗歌审美论争以及1989年后移居海外的诗歌创作,他都在中国当代诗坛产生了举足轻重的影响。北岛的诗歌分为国内时期和1989年后海外时期两个阶段,后期诗作数量较前期多。贯穿其前后期诗歌创作的母题是探索人的存在价值和意义。无论前期诗歌与世界的“对抗”还是漂泊海外之后对现实世界的“逃离”,北岛要寻找一个真正的自我以及对自我的超越。在对现实世界的批判和靈魂的坚守过程中,诗人承受了来自价值理念、家国意识、权力意识、异域文化等的压制和胁迫,在诗歌中沉淀了一脉孤独灵魂的悲剧美。本文即从北岛诗歌悲剧美的呈现、形成机制、文化动因三个方面展开论述。
一、悲剧美的呈现方式
诗歌悲剧会产生特殊的审美感情,或崇高,或悲悯,或恐惧等。悲剧的产生源于人与社会关系的冲突或人与人之间的冲突。北岛诗歌的悲剧来源于理想与现实的冲突、人性意识与权力话语的冲突、灵魂自由和身心归宿的冲突。其审美意义在于欣赏的过程中产生痛苦的愉悦,继而由心灵的震动而升华为悲剧的崇高感。北岛诗歌的悲剧美体现为悲壮美、悲悯美、悲愤美。
(一)悲壮美
悲剧不同于喜剧主要在于前者激起崇高感,后者引起美感。在悲剧中,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为他人利益而作出的伟大的自我牺牲精神,以及危难之中的英勇果决以及经得起考验的忠诚。[1]8由于造成悲剧的主客观原因的差异和引起心灵震撼的强烈程度的不同,诗歌呈现不同性质的审美感情,其中之一就是悲壮美。康德曾说过,“壮美包括:霓虹的绚丽,残阳,卡顿之死,奋不顾身精神。”[1]64具有悲壮美的英雄人物明知与对方的力量相差悬殊,但为了正义,为了理想,甘愿对邪恶势力或不正义的力量进行斗争,哪怕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即使时间流逝,他们的英雄事迹永远让历史记住。就个体的存在来说,多了一份悲剧的壮烈感。北岛诗歌《宣告——献给遇罗克》和《结局或开始——献给遇罗克》中的主体形象,就是在“文革”中为坚守人性理想而惨遭杀害的遇罗克。北岛在诗中表达了对其好友遇罗克的赞颂,以及对强权意识的抨击,彰显了人性意识与强权意识的激烈冲突。诗人用“在没有英雄的年代里,我只想做一个人”的诗句,表达社会权力话语对人性压抑造成的悲剧,并把对个人悲剧英雄的苦难上升到整个中华民族的苦难。对产生这个悲剧的根源进行大胆的剖析,体现出对现实生活进行改造的勇气和决心,在情感上产生了振聋发聩的作用,具有强烈的悲剧审美力。在《结局或开始——献给遇罗克》中,诗人又用“以太阳的名义/黑暗公开地掠夺/沉默依然是东方的故事/人民在古老的壁画上/默默地永生/默默地死去”[2]57这样的诗句表达对人性中真善美的追求,对专制权势的愤怒和嘲讽,对弱者和善良的同情。北岛诗歌通过对时代和命运的主动承担,充满着对民族、国家的责任感和担当意识。“告诉你吧,世界/我不相信”的宁死不屈地悍卫真理的英雄赞歌,成为北岛前期诗歌的情感基调,它让人直面灾难、不幸和痛苦,唤醒人类的主体价值感。
(二)悲悯美
相对于悲壮的悲美,悲悯美不再把产生这种悲剧的源头指向社会意识和他人并表现出强烈地愤慨和指责,相反表现出对个体心灵的呵护。因为无力改变造成悲剧的主客观原因,而显出自身孤独的高贵精神。不再对世界愤世嫉俗,退回到自己的内心并反省社会和自身。悲悯意识是对人类自身局限性的宽容,是对人类命运和历史走向的哲学思考。相比于反抗和绝望,多了一层自我的怜悯和哀伤,具有震撼人心的崇高感和悲悯的大爱情怀。《太阳城札记》中有这样的诗句:“爱情/恬静。雁群飞过/荒芜的处女地/老树倒下了,嘎然一声/空中飘落着咸涩的雨……/自由/飘/撕碎的纸屑。”[2]18-19对于自由被撕碎、爱情荒芜以及生命被摧残的景象,诗人以冷静和哀伤的笔调表达了悲凉处境中,人可以活出自己内心的纯白。既是对世界的感伤,又是对自我的怜惜,实现了中国古典诗歌“哀而不伤、怒而不怨”的审美情感。“到处是残垣断壁/路,怎么从脚下延伸/滑进瞳孔里的一盏盏路灯/流出来,并不是星星。”(《红帆船》)[2]49表达在面对现实、正视灾难时,消除了不切实际的幻想,敢于正视一切不幸和有可能来临的全部艰难和严峻。而“明天不在夜的那边/谁期待,谁就是罪人/而在夜里发生的故事/就让它在夜里结束吧”(《明天,不》)[2]72又表现出对现实坚决拒绝的态度。对待未来没有盲目的乐观、消极的等待,而是冷静地思考,始终与社会现实保持“古老的敌意”。《随想》一诗,是北岛全部深刻思想寄寓的地方,象征中华民族发展的历史,有血和泪,有苦难和挣扎。“只有道路还活着/那勾勒出大地最初轮廓的道路/穿过漫长的死亡地带/来到我的脚下,扬起尘土/古老的炮台上空一朵朵硝烟未散/我早已被铸造,冰冷的铸铁内/保持着冲动、呼唤。”[2]91诗歌在叙述一个民族诞生、崛起以及所经历的种种磨难背后,隐藏着的却是一颗不甘现状又无力改变的悲悯之心。
北岛漂泊海外之后,现代派诗人面对陌生的环境和残酷的外部世界,重新思考自我和世界。在《忧郁》一诗中,表达内心纷乱的愁绪和退回内心的无奈。“男孩子的叫喊与季节无关/他在成长,他知道/怎样在梦里伤害别人。”[2]186诗歌意味着远离祖国之后,作为异乡漂泊的诗人对历史和现实只能作着文学的反抗,犹如男孩子“在梦里伤害别人”。“仅仅一瞬间/金色的琉璃瓦房檐/在黑暗中翘起/像船头闯进我的窗户/古老的文明/常使我的胃疼痛/……仅仅一瞬间/一把北京的钥匙/打开了北欧之夜的门/两根香蕉一只橙子/恢复了颜色。”(《仅仅一瞬间》)[2]161诗人的一瞬间是无意识出现的幻觉,故乡的建筑、风景以及日常生活的一些片断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无法抵挡对祖国的思念。北岛说,“传统就像血液的召唤一样,是你在人生某一刻才会突然领悟到的。”[3]北岛先后在1994年、90年代末、2001年、2011年、2013年回国,对故乡的思念是那么的不可遏制。“一个被国家辞退的人/穿过昏热的午睡/来到海滩,潜入海底。”(《创造》)[2]208诗句表达了对传统的眷恋以及回不去的乡愁。寻找自我、坚守灵魂自由的信念成了北岛诗歌的母题,但是早期受西方文学的影响以及再次不知不觉地受到异质文化的冲击,他的灵魂处于孤独的悲悯状态,回不去的故乡又让他处于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正像他自己的所述:“这种游荡使我们这代人偏离正统,偏离中国的主流文化的传统,走上了一条不归路。”[4]
 
本站主营各类论文发表论文发表职称论文发表论文代写代发表服务!
加盟 加盟陈主编:QQ:22848269 咨询电话 垂询电话:13541216041 邮箱投诉邮箱:[email protected]
QQ客户 客服杨老师:QQ:61771950 咨询电话 垂询热线:02880885761 邮箱 咨询邮箱:[email protected]
QQ咨询 客服邓老师:QQ:61771951 咨询电话 垂询热线:02880885762 邮箱导咨询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地址 联系地址: 四川大学望江校区 成都市一环路南一段24号 邮编: 610065
常年法律顾问支持:四川川达律师事务所 信息产业部备案:蜀ICP备08008442号
专业,诚信,快捷,权威的论文发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