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http://www.qk114.net > 期刊 > 社科期刊 > 正文

从传奇到寓言
论文发表|职称论文发表|代发表论文|发表论文|—qk114.net 更新时间:2017-12-06 10:59 点击:(次)

  关键词:《荒野猎人》;叙事策略;主题诉求 

  摘要:电影《荒野猎人》取材于一个传奇故事,但在重新叙述时并没有一味“传奇化”。影片采用了比一般类型片更为复杂的叙事策略,通过设置围绕着主人公展开的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自我的多重冲突,不仅丰富强化了传奇故事所需的戏剧化“情境”,同时也拓展了影片主题所指涉的层面,于单纯彰显人在绝境中爆发出的惊人生命力之外,增加了对人性、历史、宗教的多维观照。正是基于复杂的叙事策略和多元的主题诉求,影片将一个通俗的传奇故事变成了一则含义丰富、意蕴深刻的寓言。
中图分类号:J905
文献标志码:A文章编号:1009-4474(2017)05-0041-09
From Legend to Fable:
An Analysis of the Narrative Strategy and Theme of the Film The Revenant
JING Hongmei
(Journal Editorial Office, Beijing Film Academy, Beijing 100088, China)
Key words: The Revenant; narrative strategy; theme appeals
Abstract: The film The Revenant is based on a legendary story, but instead of being traditionally romanticized, it goes out of the usual way to narrate the story. By organizing multiple conflicts around the protagonist, the film not only builds the dramatic “situation” what legendary stories usually demand, but also expands the theme range from the human nature to historic and religious views. It is the narrative strategy and the pursuit of multiple theme of the film that turns a popular legend into a fable with rich meaning and profound implication.
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2015年完成的第6部故事长片《荒野猎人》取材于一个在美国广为流传的边地传奇——19世纪20年代,一名受雇于落基山毛皮公司的美国皮草猎人休·格拉斯深入蛮荒西部进行远征捕猎,在身受灰熊袭击、生命垂危之际,被队友掳走财物,弃于荒野,历经数月艰辛挣扎,奇迹般地生还并复仇(一说他生还之后放弃复仇选择宽恕)的故事。就题材而言,这个故事充满了冒险、传奇色彩,不仅契合“故事发生年代开始的美国西部拓荒运动中的拓荒精神与征服意志”,而且“具有对普通人构成想象式体认的代偿功能和不竭吸引力”〔1〕。因此,从19世纪以来,这个故事以各种形式、载体和版本流传于美国①。相隔近两个世纪之久的最新版本——2015年的影片《荒野猎人》一方面承续了以往由各种同题材历史文本所反复强化出的传奇冒险色彩和戏剧化的叙事惯例,另一方面又通过改造(添加或改写)其故事蓝本中的某些人物、情节,拓宽了影片指涉的意义层面:从单纯以彰显人在绝境中爆发出的惊人生命力为诉求,到赋予这个故事以人性的、历史的、宗教的观照,从而构筑起了更加丰富、多维、广阔的表意空间。一如普洛普所说:“仪式、神话、原始思维形式及某些社会制度都是前故事,我认为通过它们解释故事是可能的。”〔2〕
在一部以题材上的传奇性取胜并属意于强调或追求传奇色彩的电影中,凸现传奇色彩的方法必然包含为其主人公设置一个极端困厄的情境,并在其中设置与主人公形成尖锐对抗关系的外部力量;外部力量越强大,主人公的处境越险恶,也就越有利于增加或反衬其以弱胜强、变不可能为可能的传奇色彩。“这些模型精确地反映了人类心灵的图谱,是真实的心理地图。即使这些人物看起来荒诞不经或者有悖常理,他们依然是心理真实的,并且能够有效地引发情感共鸣。”〔3〕在本片中,这个困境的形成主要依靠两类外部力量的功能性②设置与渲染:自然环境与人的因素。其中,在人的因素中又分别表现了异族(印第安人)与同伴(白人队友)对主人公造成的双重威胁与伤害,从而透过对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自我的多重冲突的展示,展开对人性、历史和宗教的反思与叩问。
一、人与人的冲突
在所有围绕着主人公建立起来的对抗性关系中,来自于同类的威胁或者说人与人之间的冲突显得格外触目惊心,影片也于此展开了对历史和人性的反思。
印第安人是影片《荒野猎人》中主要的威胁性力量。影片伊始,一队土著印第安人以近乎“强盗”的行径在靠近河岸的丛林边突袭并洗劫了正在整理“战利品”(河狸皮)的美國白人捕猎队,印第安人与白人之间的紧张对峙关系迅速建立。这一情节也成为影片重要的叙事原动力,引出了主人公格拉斯随同伤亡惨重的白人捕猎队一道踏上返回营地的危险之旅。无论是对主人公格拉斯,还是对于捕猎队中其他的幸存者而言,一路之上印第安人始终是令他们高度警惕、倍加防范的敌人,其野蛮、凶残从片首惨烈的战斗中可见一斑。捕猎队中的一名队员菲茨杰拉德咒骂道:印第安人就是一些“野蛮人”!白人对印第安人的这一评价在影片中出现的另一支法国商队那里也得到了印证。
这样的印第安人形象并不陌生。在美国电影史上,经过经典西部片的反复渲染和强化,银幕上的印第安人在很长时间里被定型为茹毛饮血的“野人”形象:脸涂油彩、头插羽毛、手持弓箭、骑马乱叫,在他们身上,种属的特征盖过个性,动物性的特征远超人性,是西部片中作为“文明”对立面的“野蛮”的典型化身。艺术创作中的此种倾向所反映出的认知和态度显然在历史现实中有其根基与土壤。美国西进运动中以“文明的使者”自居的白人拓荒者,一方面打着冠冕堂皇的旗号,为其疯狂侵略、掠夺和屠杀土著印第安人的行为裹上“文明”的遮羞布,并在鼓吹“开拓”“冒险”的美国精神的过程中获得价值依附与意义上的升华与彰显;另一方面则恰恰是通过丑化甚至“非人化”或野兽化印第安人,完成了将西进运动中屠杀和驱赶土著印第安人进一步予以“合理化”或“合法化”的历史叙事策略。这种受白人话语权操纵、被片面歪曲的历史叙事流传甚久,其可疑性随着社会观念的不断进步和历史文化反思的不断深入才逐渐暴露出来。在被誉为“西部片宗师”的约翰·福特的一系列西部片作品中,通过印第安人形象的演变,能够清晰地看到这种观念变化的轨迹及其投射〔4〕。印第安人形象在美国电影中所发生的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转变,应该是1990年上映的《与狼共舞》。该片中出现的印第安人不再是以往那种脸谱化的群像,而是有了具体的名字、个性、语言乃至风俗、文化的“人”,他们有思想、有情感,不但可以同白人主角成为相互接纳和信任的朋友,而且以独特的方式赋予他们的白人朋友一个印第安名字——“与狼共舞”,这既是一个认同的信号,也意在表明印第安文化的独特性;影片将这一寄寓着天人合一理想图景的命名用作片名,自然也表达了对构建印第安人与白人之间和谐、友好关系的美好向往。基于对美国历史的反思而在印第安人形象塑造上做出的这种明显的改变,使得该片在印第安人形象的影像史图谱中具有标志性的意义。
 
本站主营各类论文发表论文发表职称论文发表论文代写代发表服务!
加盟 加盟陈主编:QQ:22848269 咨询电话 垂询电话:13541216041 邮箱投诉邮箱:[email protected]
QQ客户 客服杨老师:QQ:61771950 咨询电话 垂询热线:02880885761 邮箱 咨询邮箱:[email protected]
QQ咨询 客服邓老师:QQ:61771951 咨询电话 垂询热线:02880885762 邮箱导咨询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地址 联系地址: 四川大学望江校区 成都市一环路南一段24号 邮编: 610065
常年法律顾问支持:四川川达律师事务所 信息产业部备案:蜀ICP备08008442号
专业,诚信,快捷,权威的论文发表网